关于我们

在河流上,

我们是你的朋友,

我们是你的家人,

我们是你的医生,

我们是你的教授,

我们是你的厨师,

我们是你户外技术提升的教练,

我们是你水上的紧急救援者⋯⋯

我们是一家中美合资的漂流运动专业公司。

我们的一位成员Pete Winn(公司创办人文大川的父亲)自1967年开始参与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的漂流发展,曾在其发展过程中担任了关键角色,并从1994年开始建立、至今唯一完整纪录中国江河首漂历史的网站。

我们从1985年开始对中国漂流资源进行考察,希望在探索江河保护与持续发展的和谐关系中逐步建立起中国江河的漂流事业。目前我们已掌握的技术包括国际上漂流运动中的“急流救援培训”(Swift Water Rescue),“野外急救医疗培训” (Wilderness Emergency Medicine),“清洁食品管理”(Food Handling)等方面,漂流设备的安全和质量标准都与国际保持着同步。从1994年开始,我们的成员在漾濞江、澜沧江、怒江、雅砻藏布江、理塘河、吉曲组织过22个漂流活动,涉及距离超过5000公里 。

我们成立这个公司目的是带更多的中国人感受自己的母亲河,并希望通过漂流运动的方式引起社会对江河环境的关注与重视。

“自由江河,自在生活”是我们在中国发展漂流事业的宗旨。参与漂流的每一个人,实质上也是以“亲身进入”的方式,在大自然的生态系统内与江河一起流动,与河流流域两岸的事物一起感受自然和人为的变迁。

我们理解的“漂流”,是一种强调参与、尊重、交流,并始终与大自然保持互动的生活方式。我们希望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参与漂流,“江河文化”也能随之而形成,发展。

在我们的漂流活动中,即使在中国漂流,国际专业漂流向导也将亲临掌舵(每一位技术标准都达致国际4级滩或以上)!他们不是普通的船夫,他们是世界级比赛的获奖者、地质学家、工程师、或河流研究博士⋯⋯除了享受河流,参与漂流的每一天还可以每天和不同背景的国际向导交流文化、专业等各类有趣的话题,享受一趟知性的旅程。在这儿,介绍的是常年参与我们河流上工作的团队成员。

Photo by /摄影 Adam Mills Elliott米哲

Travis Winn,中文名文大川,美国人,在中国居住超过四年,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

出生在一个漂流之家,和父亲两代人专注于中国河流的漂流探索近三十年,个人对白水漂流也有近三十年的经验,擅长独木舟(又称皮艇或皮划艇、硬艇)、充气双桨船和排桨船。13岁完成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独木舟漂流 ,16岁进入美国青年急流皮划艇锦标赛前三名。Last Descents漂流中国创办人。从2000年至2012年,主持、参与过中国境内包括长江上游通天河、长江中上游金沙江、怒江、澜沧江、黄河、雅鲁藏布江、拉萨河等自然江河超过7600多公里的漂流活动。期间共计带领135位中国人探访自己的母亲河——长江上游通天河、长江中上游金沙江、雅砻江、怒江、澜沧江等。

  • 2000年在父亲Pete Winn(漂流专家/地质学家)的带领下开始到中国,通过漂流的方式探索自然江河。
  •  2004年,作为漂流向导和翻译,配合父亲及其朋友Rob组织中国人首次漂流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目的是让中国人了解漂流对江河生存和发展客观价值判断的思维角度。 
  • 2007年至2010年间,先后把中国《户外》杂志、凤凰卫视、旅游卫视、中央电视台、美国国家地理、中国国家地理等媒体或媒体从业人员带到长江上游通天河、长江中上游金沙江、怒江等河流上,宣传江河的价值。
  • 2007年至2012年,先后三次组织美国国际独木舟(高中)学校“中国江河上的课堂”——把该校的课堂搬到“世界自然文化遗产”——中国“三江并流”(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区域。
  • 2008年,先后把美国奥林匹克皮划艇总教练Silvan Poberaj和副教练Gordon Bare带到长江上游通天河和长江中上游金沙江,感受中国江河之美。
  • 2009年4月,与北京大学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共同举办金沙江漂流论坛,与会者包括主流媒体从业人员,科学家、NGO和企业家。
  • 2009年,获得国际著名户外品牌Patagonia“1%地球税项目”支持。
  • 2009年,获得美国国家地理新闻频道播出关于漂流与河流生态保护的纪录片。该片之前分别在美国的两大纪录片节Wild and Scenic Film Festival 和 Paddling Reels Film Festival播出。
  • 2010年 与大自然保护协会(TNC)及知游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共同举办金沙江漂流活动,为社会各界了解和研究长江生态提供支持。
  • 2010年,把Lonely Planet旅游节目带到长江中上游金沙江上,展现中国江河的旅游价值。
  • 在中国科学家吕植、郑易生,环保专家马军等人的推荐下,2010底年获得“Finalist in the 2010 Rolex Young Laureates Award Program ”(2010年劳力士国际青年获奖者计划最后27名入围评选)。
  • 2012年2月,由北京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和中国国家地理出版社出版的《最后的漂流》一书记录了其在中国的江河保护呼吁之路。

Photo by /摄影 Wang Xinnong王昕农

Pete Winn(文笔),美国地质学家、漂流专家。

  • 60年代开始参与科罗拉多大峡谷的漂流设备改造
  • 1969年在科罗拉多大峡谷开设漂流公司
  • 1973年参与创办和负责美国激流洄旋学校(American Whitewater School)
  •  1971-1980年负责美国Northern Arizona(北亚利桑那州)博物馆关于地质、生物等方面的资料库建立,同时建立该博物馆河流上的研究项目
  • 1972-1976年期间参与制定并负责执行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的漂流管理规定
  • 1985年到中国开始地质研究
  • 1994年开始采用漂流方式研究中国江河流域的地质状况
  • 1996年建立网站,分享中国漂流探险历史和地质研究
  • 80年代开始关注中国河流的漂流探索,多次漂流探访中国河流,包括长江上游通天河、长江中上游金沙江、怒江上游、中上游、澜沧江源头至中上游及部分支流等
  • 英语交流

Photo by /摄影 Chinarivergirl河童

汤建忠,昵称“老汤”或“四老倌”,昆明人,从事户外工作超过20年。

2012年4月成为第一位全程掌舵18英尺充气双桨船漂流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的中国船长。

八十年代末开始进入中国与缅甸的森林里,负责在原始森林中搜寻各种名贵木材并决定他们的命运。

90年代中期放弃“毁林”工作,转而选择背行囊热爱名山大川的生活,后成功转型职业登山向导。

2001年组建“云南365登山探险俱乐部”(后改名为“云南AA户外运动俱乐部”)。

2004年正式开始漂流事业。

2006年加入LastDescents漂流中国接受专业漂流向导的培训,目前在公司的漂流活动中担任专业向导、摄影师、首席厨师及后勤总务,漂流活动以外负责漂流设备的管理。

在过往近十年的自然江河漂流经历中参与了珠江上游云南境内的南盘江、澜沧江、怒江、把边江、牛栏江、青海境内的长江上游通天河、云南四川境内的长江中上游金沙江、西藏境内的拉萨河中上游、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美国White Salmon河、美国犹他州的Preyett河、美国科罗拉多河上游West Water等江段超过6000公里的漂流旅程。 

希望通过漂流作为一种生活方式,把江河和大自然的壮美与更多人分享。

漂流经历

  • 2004年和日本漂流队在澜沧江(云南省雁门乡至关累口岸江段)完成了历时两个月1000公里行程的探险漂流。从此“漂流”成为人生的转折点。和江河结下了情缘后同年组建了“云南漂流探险联盟.彩云三江漂流俱乐部”,并多次受国家水上运动管理中心邀请赴全国各地参加漂流比赛。
  • 2006年认识文大川,在其亦师亦友的交往中深入理解漂流事业,同年加入last Descents漂流中国接受专业漂流向导的正式培训,并负责设备管理和后勤协调。
  • 2006年与美国漂流队漂流完成怒江秋那桶至怒江第一啸江段的充气双桨船漂流。
  • 2006年开始参与lastDescents漂流中国长江上游通天河的探索,并分别于2006、2007连续两年与美国团队漂流通天河青海省曲麻莱县至四川省洛须镇300多公里15天的漂流行程。2008年作为last Descents漂流中国团队成员参与带领来参加奥运的美国激流洄旋国家队教练漂流通天河青海省曲麻莱县至称多县江段,期后又于2009年、2011年随last Descents漂流中国团队再次返回这个江段。
  • 2007年随lastDescents漂流中国团队与来自美国、德国等国际团队漂流长江中上游金沙江大具至树底大桥江段(云南、四川境内)。2008年作为lastDescents漂流中国团队成员参与带领来参加奥运的美国激流洄旋队领队再次漂流大具至树底大桥江段,期后分别于2009年、2010年、2011年和2012年返回金沙江大具至阿海江段达7次之多。
  • 2008年参与last Descents漂流中国组织的四川境内雅砻江的首次探索。
  • 2010年作为lastDescents漂流中国团队成员操作充气双桨船参与拉萨河中上游(西藏境内)的探索。
  • 2011年作为lastDescents漂流中国团队成员操作充气双桨船参与澜沧江上游(青海境内)的探索。
  • 2011年作为lastDescents漂流中国团队成员操作充气双桨船参与澜沧江支流吉曲(青海境内)的首漂活动。
  • 2012年4月经历21天的历练,成为首位全程掌舵18英尺充气双桨船漂流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从Lee’s Ferry至Diamond Creek全程226英里(约363.71公里)、并没有翻船纪录的中国人。
Adam Elliott米哲,美国漂流专家、摄影师及建筑师。
  • 出生于美国第三代漂流世家,其祖父为60年代科罗拉多大峡谷漂流公司创办人,该公司延续至今,始终保持在大峡谷内最有影响力公司的前三位。
  • 参与过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漂流超过20次。
  • 2005年开始到中国漂流,至今已参加过包括雅砻江、怒江、澜沧江、金沙江等多条河流超过2000公里的漂流。

Photo by /摄影 Chinarivergirl河童

Bob(老包),美国漂流专家、医疗急救技师、山地救援协会会员、铁艺艺术家、雕刻家。

  • 16岁开始泛舟河流
  • 在美国阿拉斯加和犹他荒野户外训练学校担任导师
  • 曾任消防局局长,掌握多项应急救援技术
  • 擅长铁艺艺术和雕刻,每到一条新的河流漂流都将为其制作手工纪念品,留存于流域内
  • 多次漂流探访中国河流,包括长江中上游金沙江、怒江
  • 英语、西班牙语交流

Photo by /摄影 Chinarivergirl河童

Jane(简岚),美国漂流专家、专业漂流、户外拓展教练,国际荒野急救员。

  • 2005年开始在美国科罗拉多担任专业漂流向导和四至五级滩的独木舟救援
  • 专业户外教练,除曾担任漂流教练外,在美国科罗拉多还负责培训青少年如何与马匹一起露营
  • 擅长音乐
  • 多次漂流探访中国河流,包括长江中上游金沙江、长江上游通天河
  • 英语、西班牙语,并可以进行简单汉语交流 

Photo by /摄影 Paulson

伟怡,中国人,江河记录者,记录和分享河流。

第一位漂流探索澜沧江上游以及长江支流扎曲的中国人,首批漂流探索雅砻江、吉曲等西部河流的中国人之一,是漂流旅程最多的中国女性。截止至2014年6月,参与过中国境内包括四川雅砻江,云南牛栏江(已被开发)、 怒江、 澜沧江,云南与四川区域内的长江中上游金沙江(已被开发),青海长江上游通天河、 长江上游支流扎曲、青海澜沧江、 澜沧江支流吉曲,西藏拉萨河;尼泊尔境内的Bhote Kosi和Lower Seti;美国境内的科罗拉多大峡谷、 White Salmon河(2012年拆坝的河流)、Payette河、科罗拉多河上游West Water、Professor Valley等超过4000公里的漂流旅程。

纳明辉,昵称“萨达姆”,中国昆明人,参与户外运动将近30年。1998年开始参与自然江河的漂流,2006年与文大川一起在国内创办漂流公司,希望通过合法的途经推动漂流事业在中国的发展。自1998年开始接触自然江河漂流后,在接下来的十四年间,先后参与了珠江上游、云南境内的澜沧江、怒江、把边江、牛栏江,及青海境内的通天河、云南四川境内的长江中上游金沙江、西藏境内的拉萨河中上游等江段超过5000公里的漂流旅程。

与户外有关的经历:

-1983年,独自一人从昆明骑老式自行车至大理,来回历时二十余天1200公里,开始人生中的首次户外经历。

-1996年,与同伴两人徒步穿越云南省怒江州贡山县城至独龙江高黎贡山段。

-1998年,全程参与珠江源头至上游(云南、贵州、广西境内)历时一个月约300公里的首漂活动

-2003年,与日本东京农业大学探险社合作共同完成澜沧江西藏云南段(西藏盐井到云南雁门乡)历时1个月200多公里的探险漂流。

-2005年,再次与日本东京农业大学探险社合作继续完成澜沧江云南段(云南省雁门乡至关累口岸江段)历时两个月1000公里行程的探险漂流。

-2006年,使用充气双桨船与包括文大川在内的美国漂流队漂流完成怒江秋那桶至怒江第一啸江段的漂流。

-2007年开始参与lastDescents漂流中国团队长江中上游金沙江的漂流。

   同年作为lastDescents漂流中国团队成员与来自美国、德国等国际团队漂流金沙江大具至树底大桥江段(云南、四川境内)。

  同年开始参与lastDescents漂流中国长江上游通天河青海省曲麻莱县至称多县的探索。2008年作为lastDescents漂流中国团队成员参与美国激流洄旋国家队奥运教练的通天河漂流活动筹备和后勤。

-2008年,使用充气双桨船参与lastDescents漂流中国组织的雅砻江(四川境内)全程5天200多公里的探索。

   同年作为lastDescents漂流中国团队成员参与带领来参加奥运的美国激流洄旋队领队再次漂流大具至树底大桥江段,期后分别于2009年、2010年、2011年和2012年返回金沙江大具至阿海江段达7次之多。

-2010年作为lastDescents漂流中国团队成员操作充气双桨船参与拉萨河中上游的探索。

-2012年元月驾热气球穿越云南元谋土林一百多公里